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铊师太·投毒帮·嫖幼帮之中土论贱  

2013-05-15 12:0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铊师太·投毒帮·嫖幼帮之中土论贱

(本小品纯属打油虚构文章,如文中戳痛哪位大侠,欢迎对号治疗)

 

 

月黑,风高,阴冷,鬼哭,狼嚎。

中土一处崇山峻岭之巅,古庙宇残破的朱红大匾上高悬着几个大字:“慈圣恩光”。两边还悬着对联:“济世为民创千古神话,替天行道缔万世一系”。

一阵冷风吹过,把大殿会场的油灯吹得摇摇晃晃,仿佛坟墓里的气息。一群人密密麻麻地立足大殿,好像木乃伊在蠕动。

老方丈咳嗽了一声, 朗声说:“各位大侠,各位帮主,各位掌门,今夜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论贱比贱的目的,走到了一起。武林论贱大会旨在弘扬传统贱学,将中华贱学推至极境,并且适时走向世界,让世界人民也享受到贱并快乐着的体验。中华贱学,有五千年悠久漫长的历史,从老子的龟息大法,到孔子的君臣武功,到韩非的厚黑神功;经过秦皇汉武的演练,经过蒙元满清两代奇贱无比的修炼,天朝大地上贱人辈出,真正做到了百毒不侵,锁链加身而色不变,奴性脑浆灌注而神不惊,贱人成群结队,成帮成派,皇恩浩荡,见康雍乾膜拜贱而自撸者有之,狂啃长绿毛之变质腊肉者有之,重口味,恋尸狂,出没武林,为中华贱学写下灿烂辉煌的新篇章。今夜,我们要就近年来的贱学实践做一个总结归纳,评比出近几年来中华第一贱。这是群贤毕至、老少咸集的大事,下面,我宣布:第一届中土武林论贱大会正式开始!”

老方丈话音未落,地沟油派掌门人司马地沟手持油瓶兵器,跳入会场中央:“我打头阵!毛遂自荐下为贱人之星。想我地沟油派,横扫天朝之餐桌,钻入天朝屁民之肠胃菊花,起到润滑催吐摧泄之作用,当年五毒派掌门人用毒蛇、蜈蚣、蛤蟆、蝎子、蜘蛛修炼的五毒神功比我地沟油差多了!“

“我不同意!”一老妇模样的人手持奶瓶兵器在空中摇晃,强大的内力挥去,一掌把地沟油派掌门打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你这点区区的贱法与武功,怎么能称霸中土呢?想我三聚门,苦练三聚氰胺刀法,把30万儿童都弄得叫苦不迭,不比你更贱?”

地沟油派,毒姜派、死猪排骨汤派、瘦肉精、激素鸡帮,众帮主掌门正为谁贱谁毒,争得面红耳赤,摩拳擦掌之际····郭美美、李天一等公子帮少帮主们在一旁嘿嘿冷笑,窃窃私语:“一帮屁民傻逼!为了孔方兄,你们得死多少细胞啊!不像我们,钱来得太容易了,红会红歌人面桃花相映红,我们的玛莎拉蒂、宝马香车都是我们的大杀器啊!”

恰在此时,一个尖细的太监式的声音响起,恰似当年华山派长老岳不群的还魂复活,竟然是当代国子监祭酒级别的大侠衣公子,衣公子左搂京姬,右拥晋女····那晋女年约三旬,一脸二奶小三式的风骚,手持一柄宝剑,剑上大书两行仿文天祥诗句:“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公子顾盼自雄,昂然自得,悠然品鲍,江湖人称三自信帮九袋长老,衣公子朝天打着哈哈,笑道:“你们投毒帮、公子派这些贱人贱法就这么低劣不堪入目么?如我,一贱霜寒十四州,夜夜贱气冲斗牛,我的独门秘笈,我的贱法理论与实践,还不能担当中土第一贱的荣名么?一定要加强给屁民洗脑,让他们变成木有鸡鸡、木有血性的顺民草民,一定要以最美好的文章、最美好的电视电影节目教育他们;而我们邪恶的终端,显示的一定是金钱与美女,这不,我夜夜与 美女颠鸾倒凤,阴阳双修,白天我的贱法才能无敌于天下啊!”

衣公子的比贱还没有完毕,一群猥琐的中年贱男主会场手舞足蹈,他们啃着鸡腿,笑道:“而今江湖武林,百年不遇的好时光,我们就是与小学女生开房的贱人,当我们看到中土有的猿类强奸了不满14岁的幼女而被定性为嫖娼的时候,我们嫖幼帮的前途就一片光明····”

众贱男贱女还在贱个不停的时候,在古刹昏黄的角落里,一位师太模样的老女人正在品茶,她冷笑着,回忆起当年投毒同门学友而安然逃脱的光荣时刻,深深体会到他那家势雄厚的族中前辈给她的一句古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她们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看来,屁民们连猪狗都不如啊!

她是怎样下毒而安然逃脱的?谁保护了凶手?在舆论狂涛汹汹而起的时候,猿类竟然如同蛰伏深山一样充耳不闻,连回应式的叫两声都不会,这更印证了她的判断:在这个江湖武林,只有她们才是人,其他人都是奴隶,猪狗,虫豸!

她就是江湖上使人闻风丧胆的铊师太!

此刻,她手中正玩弄着她下毒安然逃脱的回忆录,她知道:铊毒不出,谁与争锋?麦克白夫妇下毒后的胆战心惊,那只是莎士比亚笔下的虚构;而在这里,下毒凶手安然无恙荣华富贵、受害者一生凄凉的故事才是经典套路。在投毒帮里,铊派才是比地沟油、三聚派更所向披靡的第一门派。

她,天下第一毒,她的毒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像文艺复兴的大师天才们成群结队而来一样,贱人毒虫们也成群结队而来,她们都有着雄厚的功力和滋养的源泉,她们,是毒之母,也是毒之子,更是毒的女儿,在荒漠上开出毒之花,让波德莱尔复活也无法写出这惊艳的一幕!

铊师太,用一撮小小的铊盐,毒倒了这个至贱无比的时代。

 

凌沧洲写于2013-5-15,幽州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18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