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当希罗多德来到孔庙  

2013-02-12 20:1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当希罗多德来到孔庙

 

 

逆胡未灭心未平,孤剑床头铿有声

——古中国·南宋·陆游《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

 

你如果知道什么是自由,你一定会让

我们不仅用长矛,而且还用战斧为自由而战!

——古希腊·希罗多德《历史》

 

即使只有100人存活下来,我们也不对英格兰屈服,我们不为荣誉,不为财富,而是为自由而战!

——13世纪的苏格兰人,BBC纪录片《英国历史》

 

2013210日(农历大年初一)早晨,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从地下一梦方醒,来到五千年不遇的盛世红朝,帝都北京,准备在这有着悠久文化与历史传统的城市游览一番。

希罗多德先生找到凌沧洲陪同游览。当日下午,两人兴致勃勃乘坐五号线地铁前往孔庙和国子监,本拟在雍和宫一站下,谁知雍和宫附近已经交通管制,眼见得密密麻麻的人群往北涌去,都是大年初一烧香的信男善女。希罗多德好奇地问:“贵国人手上拿的是什么?”凌沧洲答曰:“那是香,烧的,祈求他们的神保佑。”

交通管制之下,凌、希二人只好绕道前往孔庙,这一绕就绕到安定门内大街,才算进了国子监街,孔庙与国子监紧邻着,孔庙在东,国子监在西,据说都是蒙元时代才开始建造的。

当下凌沧洲与希罗多德买票而入,准备自由看看,门口检票的提醒说有解说,要大家等等,凑一波人就解说。来了一个解说员小伙子,向大家解释起了孔庙国子监,不知怎么的三言两语就提到了和珅与刘墉,称辟雍殿的设计者为和珅,形状如同官帽,寓意升官发财,又称刘墉被皇帝面试,皇帝嫌刘墉的名字不好且长得罗锅,刘墉赋诗一首劝讽:胸凸满经纶,背驼顶乾坤。独眼辨忠奸,单腿跳龙门。丹心扶社稷,涂脑谢皇恩,以貌取人者,岂是贤德人?

       希罗多德问凌沧洲:“果然有这些事儿吗?”

凌沧洲答道:“基本属于裤裆里拉胡琴——扯淡!”

希罗多德又问:“在贵国的风景名胜或博物馆旅游中,导游讲解都是这么胡诌吗?”

凌沧洲答道:“有什么样的游客就有什么样的导游解说。导游理解中国的愚夫愚妇们升官发财的心理,编造一些民间传说来赢得讲解效果。那刘墉从来也没做过宰相,也没中过状元,在满清王朝专制淫威下根本不可能敢对皇帝吟诵批评性的诗歌。我倒是知道,刘墉不仅是一个官二代,而且是一个沾满文字狱鲜血的刽子手,正是靠着在江苏当学政时发现了徐述夔诗歌中的‘煽颠’罪名,才得以迅速升发,这个堕落的奴隶民族年复一年地对文字狱打手和思想盖世太保顶礼膜拜,而对自由志士和思想反抗的英雄徐述夔反而讳莫如深,真是银河系里的怪事啊!”(刘墉事迹请参见《罗马与长安》)

希罗多德笑说:“凌先生何必与这些愚夫愚妇们置气,在我的《历史》中像埃及那样的奴隶民族,不也对埃及女人被波斯大帝冈比西斯狂草一样津津乐道吗?仿佛埃及女人倒成了波斯人的国母一般。如果导游的嘴中全是谎言与偏见,无法寻找历史的真相的话,我们不如自己游览,可好?”

凌沧洲抚掌大笑,连声叫好。于是希、凌二人继续游览。希罗多德目击孔子像,询问此人是谁?凌沧洲笑着调侃说:“一位民办小学的语文老师,比你年长六十八岁左右”。

希罗多德大惊:“孔老师想必是天才,一定有惊天动地的追求自由的壮举,不然,何若神明一般地被供奉?在我们西方,能被供奉的都是神,能被立为雕塑的都是英雄伟人,像斯巴达三百壮士,像《勇敢的心》中的华莱士、苏格兰之狮布鲁斯。”

凌沧洲道:“孔老师也没有什么追求自由的壮举,倒是在你出生前的几十年,奔走在东方各国跑官求官,推销自己的学说。孔老师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政治伦理学家,他鼓吹的那套仁爱之学说,比起厚黑鼻祖、法西斯与纳粹等极权主义先驱的法家学说,显得治理手段仁慈一些,好比专制的铁拳戴上了一层丝绒手套而已。孔老师的教材是东方专制主义理论基石中的一块,他宣扬的君子小人的分野,宣扬的等级秩序,既可以说是两千年专制的超稳定剂,是统治者诱奸和强奸人民的春药,也可以说是普世价值与自由民主人权的避孕套,阻隔了自由民主的受孕。”

希罗多德若有所悟,信步前行。前面,导游在一棵老柏树下,对游客们讲解触奸柏的传说:一株老柏树的枝桠触动碰掉了奸臣严嵩的帽子。希罗多德听了凌沧洲的翻译,笑道:“许多未开化的民族都有这样的图腾和传说,西徐亚人把敌人的人头插在家门口的杆子上,或者以人头做酒器;埃及人认定一种牛为他们的神,结果冈比西斯一匕首就结果了牛的性命。东方的忠臣奸臣无非是好奴才与坏奴才的分别,哪里有什么自由的气息呢!”

与凌沧洲来到大成殿后,希罗多德仔细考察了里面的礼乐,考察了孔子的门徒和配祭祀的孔教学说追随者,还亲眼目击一些年轻人撅起屁股向孔子的牌位行跪拜之礼,问凌沧洲:“为什么贵国人不仅拜人为神,还拜这个人的学生弟子为神?”

凌沧洲道:“我也在琢磨这个奇怪的丛林现象。这就好比你们希腊人人,不仅为苏格拉底梳起一尊雕像,尊苏格拉底为神,而且把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也拉进苏庙,每人弄一个牌位,年年大嚼冷猪头肉,在猪头肉的余香袅袅中笑看这些没有自由精神、独立人格的跪着的后生小子与姑娘的屁股蛋儿。也好比耶稣尊神,被弄进教堂树了牌位之后,把十三位弟子也树了牌位——对了,孔教中没有叛徒犹大——但是基督教不讲偶像崇拜,推崇的是十字架,一神教。我自己也是无论如何琢磨不透,这个民族的多神崇拜与偶像崇拜,为什么连给孔子洗脚的、牵牛的、赶车的、打水的学生也得一并供奉牌位。后来研究两千年中国社会的骗和抢,谎言与暴力,两千年的皇权,搞懂了一点点,连天上的玉皇大帝都有娘娘,以及神仙官员,孔庙焉能不按朝廷的秩序与架构,来设计和打造崇拜秩序与架构,这让古国的愚夫愚妇们看到了榜样:只要奴隶心态摆正,奴才模样齐备,当好跟班和追随者,就能永远紧跟权力拥有者,再创新辉煌——什么票子、帽子、女子、性奴——那就是手到擒来的啦!”

孔庙内,随处可见满清时代的遗迹,康雍乾的语录在石碑与石刻上随处可见,即使进士碑石林立,也不表明这个被征服的国家、被奴役的民族在文明史上有何寸进,恰恰可见科举制的功效的放大,正是满清朝廷把准了被奴役的汉族的心脉——这个奴隶民族在文字堆里、故纸堆里摸爬滚打习惯了,以致忘记了他们的祖先还曾经有过大漠探险的时刻,有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时刻,有过“虏骑闻之应胆慑,料知短兵不敢接,车师西门伫献捷”的时刻,都被科场中举、升官发财的巫毒所迷醉,这个民族的进士碑是当时荣耀的记录,却是历史长河中耻辱的记录,因为它们是一个自由和光荣的古老民族沦为奴隶民族的见证。

凌沧洲与希罗多德在结束孔庙的参观后前往西边的国子监。国子监的一处告示牌上写着,此地曾有雍正的《晓示生员碑》,但是遍寻国子监,凌沧洲们也没有发现这个碑,哪怕是这个碑的仿制品。这个碑的主要内容就是告诫恐吓全国的学生和文化人、知识人不得议论朝政,不得上书言事,翻译成当代语言就是不得批评朝廷,不得发表公开信,当然就更不能公开谴责这个不义朝廷、合法性几乎近于无的政权的残暴无耻(如果说家天下政权的合法性日渐衰减,那么家天下加上族天下政权的合法性更等于零)·····当代盛世各地大兴土木,在复古翻新文物古建方面卓然有成,然而不知为何此国子监博物馆把这么一个重要的历史文物忘记了仿制?这个《晓示生员碑》是征服民族强加给被征服民族的一道锁链,它应该永远耻辱地竖立在国子监里,提醒我们的子孙后代:汉民族有过多么悲催苦逼的奴隶时代,不仅养马、拥有武器的自由时代已经永远终结,连同言论自由、教学自由、出版自由在满清时代也已经遭到永久禁锢。

参观过国子监的中国历代科举的展览之后,希罗多德的孔庙与国子监之旅行进到尾声,希罗多德和凌沧洲来到了辟雍殿,目击了爱新觉罗·弘历开讲的座椅,皇帝一人坐着,开讲他的理论,辟雍殿外的草地上,虔诚地跪着大小官员和主要是由官二代构成的监生们,他们在洗耳恭听传旨的官员的传递皇帝最高指示,无比恰当地演绎了古先贤们所讲的“一夫为刚,万夫为柔”的精神巡幸强奸图。希罗多德把皇帝出东华门浩浩荡荡,然后在辟雍殿装模作样冒充为学者诗人哲学家导师的场景翻来覆去地看着,终于嘻嘻冷笑道:“可惜我写作《历史》的时候,没有到远东天朝来实地考察一下,不然,我的《历史》会增加多少生动有趣的故事啊!”

走出辟雍殿,虽说已经立春,但北方依然凛冽寒冷,水池上冰雪未消,古柏苍翠,残阳惨照,偶有神鸦掠过此地上空,希罗多德向凌沧洲挥手作别:“再见!我的朋友。愿你们在古老的文化中劈开谎言,寻求到真相,愿你们在你们祖先追求自由、勇敢进取、不甘为奴的事迹中寻求力量,复活你们光荣的梦想,为你们这个苦难的古老族群祈祷,祝福你们!”

希罗多德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国子监门外。也许下次再见到希罗多德会在长城或紫禁城。凌沧洲独立在成贤街上,仰望苍天,怅然无语,帝国夕阳缓缓西斜。

 

2013-2-12写于幽州——范阳——北平——燕京

  评论这张
 
阅读(13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