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罗马元老院的狡黠与奴隶的微力量  

2012-01-05 08: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罗马元老院的狡黠与奴隶的微力量

 

 

在凯撒的《高卢战记》中译本(任炳湘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一版)里,一处注释中透露了如下信息:
“罗马城内究竟有多少奴隶,当时没有统计,后世很多人做过推测,但结果相差很大。试随便举例:
奥古斯都时代的奴隶数目,有估计为280000人的,有估计为200000人的,有估计为900000人的,彼此相差三倍之多。相对地说,
他们对同时的自由人数字的估计,分别为520000人,710000人,781000人,相差就没有那么大,因为后者有政府的种种统计如人口统查、
口粮发放的份数作为推算的基数,而前者没有。罗马政府对于国内有多少奴隶讳莫如深,森内加就
说过一件事:有人在元老院建议要奴隶穿一种特别的衣服以资识别,元老院经辩论后驳回了这项建议,认为如果奴隶们看出自己人多势众,就将胡作非为。
据此可知,罗马政府是成心不统计奴隶的数目。”
罗马政府在两千年前就深谙操控乌合之众的统治术。统治术的奥妙就在于关闭信息流通。让奴隶们感觉就像玻璃壁后的苍蝇,永远飞不到光明之中,玻璃笼子之外。
索尔仁尼琴对苏俄极权邪恶制造的这种分化封闭术也烛照洞察,他说:让反抗者们觉得注定是孤独地自生自灭的一群。
凌沧洲把罗马元老院的这种狡黠统御术推到网络上,网友反驳:囚犯人数众多,也穿同样衣服,为什么不见反抗?
凌沧洲认为:囚犯与能在大街上行走的奴隶,怎么能类比?囚犯在暴力机器严密看管下,反抗成功的几率低;而那些被洗脑,或觉得自己不是奴隶的奴隶,或当稳了奴隶沾沾自喜的人,或不甘奴隶命运但不知成功几率不知同志几何的,如果赋予他们同一种衣服,让他们觉得吾道不孤,这是多么危险的事。
考究历史上的奴隶揭竿而起,多是同一类聚的结果,大泽乡如是,五斗米道如是,红巾军在黄河修工程也如是;相同的命运,相同的诉求,最容易把奴隶集结起来。
而奴隶集结起来的前提是,奴隶能互通信息,这种信息的微力量,足以掀起蝴蝶风暴。

2012,1,2

  评论这张
 
阅读(9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