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请推动南平下跪鸣冤妇的人权!  

2010-04-06 16: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请推动南平下跪鸣冤妇的人权!

 

凌沧洲:请推动南平下跪鸣冤妇的人权! - 冰河船夫凌沧洲 - 凌沧洲的博客凌沧洲:请推动南平下跪鸣冤妇的人权! - 冰河船夫凌沧洲 - 凌沧洲的博客

请推动这个女儿被人强奸去申诉却被拘留的下跪妇的人权!

请您伸出您的手,键盘和鼠标,推动这个可怜的农妇的人权!

请你们把良心复活,请你们寻找中国人生存的尊严,为底层人民呼吁!

请为那个受害小女孩祈祷,推动小女孩的人权!

请放弃空谈,放弃抱怨,用每一个帖子,每一滴唾沫,每一个真相,淹死谎言和一切不人道的黑暗与践踏人权的残暴冷漠麻木。

今天,你推动她的人权,就是推动你们自己的人权!

------------------------------------

没想到下跪是这个结果

南平发生校园惨案后,方玲估计会有领导到医院去看望受伤小孩,于是3月26日一早就在南平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候。果然,她等来了市委书记雷春美。早上8时许,雷春美正在重症监护室与受伤小孩家长交谈时,方玲突然进来,举起申诉材料向雷春美下跪喊冤。

方玲对记者说,雷春美当时说了声“好,好”,接过材料就交给身边工作人员。紧接着,方玲被三、四个工作人员架走,那句“我也要去杀人”就是在被架出去时激动之下喊出的。“雷书记没与我谈上一句,坐电梯就走了,而我被工作人员架到电梯旁的一个休息室。”方玲说,“在休息室待了一分钟后,我就自己走了,没有任何人来询问我的冤情。我气愤难平在医院前面的广场转了一会,才回南平的亲戚家。”

据方玲介绍,当天上午11点多钟,她接到她原居住镇的一位姓陈的镇委副书记的电话,说建瓯市有领导也在南平,想与她谈谈。12时许,她见到了建瓯市公安局领导和镇领导,谈了约半个小时后,她被直接送回建瓯市现居住片区的派出所拘留。她看到拘留证上写“拘留九天”,理由是“违反信访条例”。

她的丈夫闻知她被拘留后心脏病发作,方玲当晚被放回家。

来源http://news.ycwb.com/2010-04/06/content_2481978_2.htm

 

本报讯 羊城晚报记者洪启旺报道:“我现在还能控制住自己……”昨天(4月5日)下午,曾在福建南平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南平市委书记雷春美下跪喊冤的那名妇女,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这句话说了几次。

3月26日,这名妇女还在拦路喊冤时说出“如果我女儿的问题不处理好,我也要去杀人”,令在场的人闻之色变——此前郑平生刚在南平报复社会制造出震惊全国的校园杀人案。此事传出,引起网友们的强烈关注:这名妇女为何拦路喊冤,又为何说出如此惊人之语?羊城晚报记者费尽周折终于在昨天找到了这名妇女。

8岁女儿在学校宿舍被抱走强奸

这名妇女叫方玲(化名),本在南平建瓯市某镇的一个偏僻小村居住。2008年9月25日晚上,当她正在读二年级的8岁女儿小月(化名)在学校宿舍熟睡时,被隔壁村青年黄某从宿舍里抱到外面强奸了。黄某两天后就被抓住,一年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半,赔偿方玲5000多元。当地村委会补助方玲5万元,强奸案一个月后学校和教育部门也赔偿5万元。然而,方玲认为这远远不能弥补强奸案给家庭带来的灾难和痛苦。

方玲对记者说,强奸案发生时,学校没有围墙,大门没有上锁,宿舍房间的小门也没关好,致使小月轻易被坏人抱走强奸,学校负有严重的管理责任。然而,小月被强奸后,学校开始却不管,亦没有立即给钱,导致“会阴体裂伤至肛门”的小月10天后才得以做手术治疗,延误了手术的最佳时机,小月的伤成为了陈旧性裂伤,被鉴定为10级伤残。至今,小月下体隔三岔五就发炎,到不少医院医治都无法治好,且有越来越严重之势。女儿外阴整形、处女膜修补等手术也非几年就能完成的。

为躲避别人的风言风语,给小月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方玲把小月搬到十几里外的镇中心去上学,但不久又被班里的同学知道了,方玲只好举家迁到建瓯市区。小月成绩原先是班里数一数二的,自从被强奸后,成绩直线下降,现在属中下水平。小月性格也变得十分孤僻和敏感。方玲一家是农民,现在家里农田也荒废了,在城里又没有收入来源,治病和生活成了大问题。

“别人都只是把强奸案当成新闻,过后就忘了,谁又能体会到两年来我们一直承受怎样的痛苦?”方玲在电话中说着哭了。

拦路喊冤实属无奈

“我最大的愿望是为女儿治好病,然后搬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越远越好。”方玲哽咽着说。然而,这需要钱。方玲始终认为教育部门的赔偿根本不够

据方玲介绍,两年来她一直在上访,去过建瓯市教育局、市妇联、市政府、市人大不知多少次,问题没有解决;又去了南平市人大2次、省人大2次,省政府1次,都说转给建瓯市处理了,但回来一问,却说没有收到。“我真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方玲说,到医院去拦路喊冤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http://news.ycwb.com/2010-04/06/content_2481978.htm

  评论这张
 
阅读(8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