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检讨五四——西化的歧途  

2009-05-04 21:4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检讨五四——西化的歧途

所有的历史不过是童年

所有的童年都有创伤

——凌沧洲

    站在世纪末的黑夜,回首这个世纪发生的剧烈震荡、痛苦、鲜血和泪水……不由得让人黯然神伤。

    我曾在许多文章中慷慨激昂地写道:要追上辛亥革命和五四群英的步伐。(《血腥的背影》1995),而在这个夜也苍茫心也苍茫的时刻,梳理辛亥与五四,突悟五四也不过是这几十年来主流意识形态刻意凸显的一个词汇,一个象征符号。

    我们已经被浇铸在思维定式中,以为五四是与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划上等号的,殊不知从五四那时起,德先生已经从新文化运动的主要角色退至配角,退至没有;民族主义登场之后,竟演变至极权主义。

    准确地说,研究20世纪中国社会的走向和思潮,不研究由《新青年》杂志带动的新文化运动是不行的。从1917年1月《新青年》发表胡适《文学改良刍议》,2月发表陈独秀《文学革命论》始,《新青年》把矛头指向了旧语言与旧文化。文言文,在他们看来,作为一种陈腐的语言系统,确实成了阻隔中国人思维进步的玩意儿。而陈独秀更激进地说:“欲建设西洋式之新国家,组织西洋式之新社会,以求适合今世之生存,则根本问题,不可不首先输入西洋式国家之基础,所谓平等人权之新信仰,对于与此新社会新国家新信仰不可相容的孔教,不可不有彻底之觉悟。”其目睹国家沉疴、人民苦难欲自新图强的决心甚猛。

但是“学生”求学如此心切,而西洋学说也并非铁板一块。有洛克、孟德斯鸠的余脉,也有卢梭的“人民公意”,德国哲学家的国家主义.....中国知识界面对的“西化”前景竟是扑朔迷离的。

    而在此时,一位预言家的预言令人吃惊。他就是法国驻华外交官佩斯,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1960)。他认为亚洲大地正在面临巨变,农民将会成为中国大革命的基本元素。而中国传统农村结构的崩溃,将有利于“社会集体主义”的成长。佩斯惧怕“中国终会走向集体主义,非常接近教条的列宁式共产主义。”同时,佩斯曾向法国外交部总秘书致信,“应把中国牵进西方列强的轨道和家庭,由此导致伟大的共通性国际政治了解。如果我们气中国失望,对西方来讲,后果将是极为严重和无可挽救的,而只有使俄国人因此获益。”1920年4月21日,佩斯致巴黎友人的信中说:“巴黎和会对中国的侮辱是无以复加的。我为可怜的、不快乐的中国所担心的一切终于发生了。不出十年,我们就会感到这些后果的撞击,确使中国在将来能亲向西方的好机会就此丧失。只有苏俄会从这一切马上赚取好处。事情发展至此,实要归咎于英国政策短视的愚昧,克里孟梭对亚洲的无知和威尔逊精神的崩溃。”

    作为外交官,他可能考虑的是地缘政治。而对于中国人而言,巴黎和会在还未愈合的国家创痛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佩斯作为西方人,能谴责自己的国家总理和盟友英国的政策,是令东方专制下的臣民不能理解的。

    然而巴黎和会是中国变化的诱因之一,也非决定性的因素。从1841年以来的积怨,早在民族心中种下。没有巴黎和会,中国也会走向集体主义和极权主义之路。

    我们必须注意到,1919年5月李大钊编《新青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之前,就有了1918年11月李大钊欢呼布尔什维克的文章,中国知识界从民主个人主义走向国家集体主义已露端倪。巴黎和会只不过催化剂,促使了中国原本对西方抱有好感的知识分子幻灭,转而寻求所谓“救国法宝”,寻到了苏俄祖师爷身上——以为这块老毛子的土地上有什么真谛,谁知这里,正如索尔仁尼琴说的:“俄国有这700年亚细亚奴隶制度的传统。”这是西化的歧途,骨子里依然是东方专制主义。

    新文化运动对古老文化的自卑和自我厌憎,从“吃人说”“文言文是死人的文字,白话文是活人的文字”“汉字不亡,中国必亡。”种种激进学说无不让民族自尊心重挫,五四进而在一举爱国大旗之后走入思想的西化歧途——英美的自由主义被中下层知识分子抛弃,德俄式的国家主义民粹主义开始走俏,最终演变成暴力革命和极权主义....以残酷的乌托邦作为终结答案。

                                                1997年1月7日至8日写就

                                                2008年1月众人网首发,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