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86号疯人院(之一)  

2009-04-25 14: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86号疯人院(之一)
  ——帝国的日常生活场景之一(1998年)
  
  
   1、
  
  我看见86号四合院的门,不由得有些害怕。门像一个无底深渊,什么人只要一靠近它,就被深渊中的冷气不由自主地吸进去。门口立着两个石狮子,很有一把年纪,日晒雨淋,在狮子的额头浇出一道道青苔、污垢和皱纹。狮子瞪着仇恨和饥饿的大眼,向进进出出的人发威。我有时想,狮子是不是在黑夜里能活动起来,眼里迸发出绿光,向着梦中沉睡的人们怒吼一两声。
  我怕四合院的门和狮子,也怕见到门上的匾额。匾额上总是龙飞凤舞、蛇行蟹爬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据说这像病人心律不齐的大字是家长们的父母的父母写的,但我总怀疑写字的家伙一定曾是一个调皮倒蛋的学生,当年受了小学书法教师的气,现在总算找到了出气筒和污水沟,把他当年受的气一古脑地撒在金色牌匾上,撒在观看牌匾的人身上。细细想来,这歪歪扭扭的笔迹十分熟悉,它像雨天里汽车溅起的泥浆,溅得到处都是。
  四合院的围墙从前是涂成灰色的,围墙外倒也古柏森森,绿树成荫,据说是古代一个大官僚的府宅,再加上出出进进的尽是些吟诗作赋的高人雅士,作道貌岸然的深沉状,也就骗得不少人对它膜拜得五体投地。后来情况变了,王侯将相、王子王孙们被扫地出门,香火灭绝,四合院成了办公的地点,院墙也就随主人的信仰而变色----围墙被涂成了红色或白色,要么一片红彤彤,要么就在白底子上写上大红的标语或口号。
   我也怕这些标语和口号。我越琢磨这些标语和口号越觉得可疑,它们究竟是些嘛玩艺儿?是原始人的图腾和文身,来驱鬼避邪、吓倒敌人?还是现代人的壮阳药,给自己疲软的身体鼓劲打气?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写这些玩艺儿是需要金钱和时间的,金钱么,他们可以从我们的血液中吸,从我们的骨髓中刮,而时间么,他们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
   离四合院二百米开外,是臭水沟和烂泥塘。人们把各种各样的垃圾和废料往臭水沟排泄。臭水沟上浮着一层厚厚的油污,散发出阵阵怪味。早几年,这水沟边还生长着芦苇和水草,但现在,芦苇和水草都不见了。臭水沟的岸边,几株垂死的老杨树无精打采,树枝上挂着无数白色的塑料袋,飘飘扬扬的,很有些像为这个奄奄一息的世界提前吊孝的哭丧带。
  多少年前,烂泥塘也还碧波荡漾,上了年纪的人还记得可以到池塘边来钓鱼,在夏天的蝉鸣中,斜卧在绿荫下,一竿在手,注视着池塘的动静,享受着天然野趣。但后来发生了一些怪事,附近的人们纷纷活得不耐烦了,像跳水运动员一样往池塘里扎,沉在池塘的水草里,几天后打捞上来,肿胀发臭,像死去的臭鱼烂虾。尸体打捞上来,还不算了结,还得像现在的商品贴上条形码一样,给这些尸体贴上标签-----什么“自绝于”、什么“畏罪”不一而足。我想那时要有个超市就好了,买回些商标,往这些尸体上一贴,肯定又简单又省事,何必又是开会,又是写标语,又是喊口号,喊口号是要伴以举胳膊的动作的,就像而今那些不男不女的人妖式歌星献一首歌曲,还要配以一些不男不女的人妖式舞星劲舞----他们都一个鸟样,一样那么亢奋地表演着,也不嫌累。说实话,我很为那些喊口号的人的咽喉和声带担心。我想那个时候要是有一家生产治疗咽喉炎的药厂大作广告,他们肯定发罗!
  想到烂泥塘上那优美的入水姿势,我就不禁想发笑----他们是怎么练的呢?想到阴间奥运会上拿跳水冠军吗?他们在月黑风高的夜里、在鬼火明灭的荒郊就这样离别亲人,他们也真舍得呀。是不是白天被皮带头抽得受不了,被烟头开水烫得受不了,被飞机喷气式胡椒面辣椒粉拳头棍棒刺激得受不了啦?如果这点苦都受不了,还想奔向酋长描述的天堂?皮带烟头辣椒正在替天行道,请你们作个道具你们都受不了你们的意志太薄弱啦。你们当年不也摇着各种各样的花花绿绿的小旗子欢迎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权力运动和洗脑袋工程吗?现在终于洗到烂泥塘里去了。我还认识一位老作家,他跳水的前几天还在日夜讴歌他的主子,但后来被主子更年轻的奴才的皮带抽得受不了啦,终于参加了跳水队。
  我当然更为多少年后举行的老跳水队员们的追悼会发笑。那条条沾满血迹的皮带还系在打手们的腰间呢,他们就大摇大摆地来参加追悼会,写起纪念文章,做起纪念报告,并一次又一次精心组织了纪念跳水队员的巡回报告团。
  烂泥塘上空的风向变得很快,但无论怎么变,吹过来的都是臭味。池塘经过跳水队员们的这一折腾,风水败坏了,青蛙纷纷死去,再也听不到夏夜里的蛙声一片,麦田也不飘香,过几年干脆就不种庄稼,变成了一块废弃荒凉的坟地。野兽和癞蛤蟆在乱草中窜来窜去。
  每天早晨我们到四合院点卯应差时,都远远地避开臭水沟和烂泥塘,从另一条大路穿插过去。这是一条很有趣的公路,公路两旁除了一条条要铺设管道而开挖的大沟外,就是形形色色的摊贩,他们眼里冒出的对老人头大票贪婪的绿光,很有些像斋戒了几天几夜的老鼠看中了食物。晴空烈日下,这条马路会飞尘扬土,让人感觉像进了面粉店。这里是温带干旱地区。书上说不是沙漠。然而在我眼中,在女人的面纱里,我们感到要么是沙漠搬家了,要么是我们搬家到沙漠了。
  北方的气候冷酷而粗野,难怪连北方人骂街的声音也要响亮,骂得更加有力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南方人要想和北方人打嘴仗,最好要加大骂街的力度。(加大-----力度,多么响亮而富有创造力的句式啊!)在道观门前的那条大路上,我们最能体会到气候的大起大落。刚才还晴空万里,烈日当头,尘土飞扬,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突然间又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紧接着大雨滂沱------,然后,再看看这条大路,也已成了烂泥塘了,仿佛老天爷发了怒,将一锅又锼又臭、又浓又稠的菜汤从天空的厨房里倒了下来,这条路上,泥坑沟洼里到处漂着西瓜皮、烂菜叶、卫生纸、红头文件、登有酋长大幅照片的报纸、讲话稿----
   雨天,我们常常是必须踏着这团烂泥去四合院上班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