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你可不可拥有祖国寸土?  

2009-04-02 16:2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你可不可拥有祖国寸土?
——一个大地上的游民自白


    在法兰克福机场等候回北京的时候,我碰见了一个也在等待回他们祖国的土耳其人。用英语和他聊天,笑着说:“你们的祖先好眼光,会找地儿,硬是把拜占庭帝国灭了,从他们那里搞下一块土地,气候也好,资源也不错,还几面环海。不像亚洲北部腹地高原那么荒凉寒冷。”这土耳其人对他们祖国的历史也很了解:“是啊,我们的祖先在贝加尔湖附近,是你们中国人的邻居,后来不断西迁,才到达现在的地方。”
    回国后的冬天,我在人民大会堂观看土耳其人的《火舞》,其中有一节名为安纳托利亚,表现那块土地上民族的变迁、死亡、流血,战争与融合,再一次想起了那些游牧的人,那些飘泊的人,那些流浪的人。
    暗夜,当我驱车回到城郊,不时地想起自己的命运,不断地拷问:我是谁?难道我们不是大地上的游民?不是祖国的异乡人,不是祖国的流浪者,不是祖国的游民部族?
    不错,从外表上看,我们可能都衣着光鲜,人五人六,神气活现,有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甚至有一份看上去还可以的职位;我们可能都按揭贷款买了房,悄悄地沦为了银行和权力资本的打工仔,住在连四面墙砖都不属于我们的房子里(有人妙语戏称:按揭按揭,先按住你,再慢慢揭你的皮);我们可能还有车,面对不断上涨的汽油费我们也哑口无言-----我们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张三与李四,王五与刘麻子,过着上班虫的爬行生活。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没想过:我们究竟是谁?为了那几块难啃的面包、一方狭窄的住房出卖着我们的青春、血汗、体力和脑浆,出卖着我们的灵魂、人格和明天,这生活值得吗?
我午夜神驰,梦去又梦回,有时也好像想明白了:我们这些看似人五人六的人,是大地上的游民,因为祖国的哪一寸土地都不是属于你的。
因为祖国的哪一寸土地都不可能是属于你的。因为煌煌文字上说祖国的哪一寸土地都是“国有和集体”的。因为从实际操作层面上来说,你虽然可能是“国家和集体”的一员,你却不可能拥有一小块,哪怕是豆腐渣、芝麻粒、指甲盖一块大的祖国土地;因为从实际操作层面上来说,如果你控制了一定的权力,你其实也就拥有了土地寻租权,你可以把这些所谓“公有”的东西悄悄地谋求私利,像私有财产一样,像一盒烟,一支玫瑰,一块表,随意低价处理给房地产开发商,也不排除你的小蜜、婊哥和婊妹。(台湾不是有议员已经自称为婊哥吗?创意啊!)
但是你们,和我,这沉默的大多数不属于这一阶层。你们和我,只是这黑夜中爬行族的一员,是祖国的异乡人、流浪者、无根族,是大地上的游民。(即使我像丰子恺先生的《车厢社会》中描述的,我已经混入“坐”的阶层,从我作为一个人的立场出发,我也要表达我特立独行的看法。)
不错,你我可能还都有房产证。但那又能算什么呢?且不说这红本本只是“黑夜过坟场、唱歌自壮胆”的表现一种,只说这70年的土地租用期,就时时提醒你:怎么?你有房住?睁眼看看,那房真是你的吗?70年一到,我还得收租子哟!还有,如今正在讨论中的《物权法》草案不是规定了:随时可以公益的名义征用吗?你那点脆弱的权利,经不起权力者一个小拇指的揉搓。
因为祖国的哪一寸土地都不可能是属于你的。祖国的土地,你甚至都无权购得,即使你有钱。何况我们这沉默的大多数还为明天的口粮发愁呢。
因为祖国的哪一寸土地都不可能是属于你的。四年前的一个早晨,我与一位年轻的法学教授同车,从京郊回城,他提及:“所有文明国家的法律,都规定了土地的私有权属。”没有土地的人,是漂浮的人,是虚悬的人,是空心人,空气人——岂能称之为“公民”?
中国古代哲人曾说“人无恒产无恒心”。我不知道,一个无根的人,一个大地上的游民,能否肩负起“人”的责任?
我想起了登月的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据说自私的美国当局给他的指令是宣布月球是美国的领土,但这位世界公民、人类公民却宣布“月球是全人类的土地。”
我想起了台湾的政客——在国民党独裁专制时代吃香喝辣为座上客的连、宋,到了民主选举的时代,为了赢得选票,居然也作秀地吻起了台湾的土地——这种“海外夷狄之风”用在深烙专制影子的连宋身上,是西风东渐的最新成果?
而你我,没有土地可吻。我们难道把小区不属于我们的土地啃一啃,来个狗啃泥?我想起了屡屡见到的农民因为土地被征用或被村官卖了而静坐的场景,想起了那些抗议的横幅,谁为他们说过一句“人话”呢?他们那些更沉默的声音能上网吗?
大地上的游民,无根族,灵魂的异乡人和流浪者,在每一个黄叶飘零的秋天,在每一声淅淅沥沥的梧桐夜雨中,透过你们悲哀而绝望的眼神,透过你们单调乏味平庸可恶既渴望尊严又无法避免卑鄙下作的生活,透过你们对自由的向往你们胸中涌动的残留的爱,我,你的邻居、朋友,你认识的人或者一个陌生人,你喜欢的人或者你憎恶的人,甚至是你咒骂、批判的人,我的使命,就是要在鼾声大作的黑夜里,在世界寂静得就像“一个深夜的大旅馆”(卡夫卡语)的时候,将紧紧包裹的梦的被褥揭开一角,让爱、自由、尊严、权利的一丝亮光照进来——究竟哪些是人要过的生活?!
自由,就是你有权拥有祖国的一寸土地,哪怕你只有钱买一指甲盖大的地方,或者当你想离开祖国时,没有人能阻挡你到异乡游历。
                        
2005年9月---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