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集体尿尿的力量是无穷滴!  

2009-11-30 12:2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集体尿尿的力量是无穷滴!

---远东地缘政治对古中国人权与文明盛衰的影响(2

 

弦歌欲对马牛弹,燕云风残朽骨寒;

幽州老将鬓未雪,犹向旄头夜夜看。

——凌沧洲仿唐人句自嘲

 

西元450年,平城(今山西大同)南郊。

一场尿雨哗哗降下,一位年迈的囚徒在几十条裤裆之下嗷嗷惨叫。

这位年迈的囚徒,曾经历奉三朝君主,备受君主信任,风光无比,几乎都要被这个北方王国推崇到“帝王师”的地步,虽然,在古中国的大地上,从来没有帝国大祭司的正式说法,但此位老者,以其智慧,以其对未来的预测,以其对天象的观察与分析,以其对时局与国家战略的指点,一度让北方王国的国主佩服得不得了。

将近20年前,即西元429年,这位年迈的囚徒,曾经被国王命令与其他大臣在御前展开一场辩论:究竟是否该出兵打击更北方的敌国柔然——被北魏贬称的蠕蠕部族?!

辩论的一方是绝大多数文武大臣,外加北魏国主拓跋焘的乳娘保太后。这是反对这场即将兴起的战争的一方:

“今年三种阴气云集一起,木星突然靠近太阳,太白星突然出现在西方,天象显示,不可发动军事行动。如果我们北伐,一定失败!”

只有他孤独地站在满朝文武的对立面,支持国主拓跋焘北伐柔然的主张,并以天象解释:

“阳为恩德,阴为刑杀。所以当出现日食时,君主要积德;当出现月食时,君主就要注意刑罚。君主用刑,往小了说就是处决犯人于市朝;往大了说,就是要诛灭敌国于原野。今天我们出兵讨伐有罪之国,正是用它来加强刑罚。我观察了天象,近年来月亮的运行遮盖了昴星,到现在还是如此。这表明,三年之内,天子将大破旄头星之国。柔然/高车这些部落不过是旄头星之国,陛下大破他们指日可待,请不要犹豫!”

以这番堂堂天象来解释杀伐的人,正是北魏的礼仪教化部长(太常)崔浩先生。

正如魔鬼辞典嘲讽的“地理学家:就是在一个小山沟迷了路,三天三夜也绕出不来的人”,能够夜观天象/卜测吉凶祸福的“大祭司”崔浩先生,能预计国家大军的攻略杀伐,却无法预测20年后个人的命运,他被热尿浇头的悲惨一幕。

我们研究崔浩与北魏文化,是研究古中国人权与文明盛衰链条上的一环;而这一环,虽然不像改朝换代/灭国之战,不像大规模杀戮/改革/沦亡等惊心动魄,却是文明史和人权史上具有坐标性的一环,崔浩之死,是古中国文化的一个标本与范例。

就在崔浩先生以天象显示,在拓跋焘御前慷慨陈词的时候,我们可以考察北魏文化的文明与野蛮度——

一方面,北魏鲜卑政权在加速地汉化,一方面其残留的部族遗风也在影响着中原文化。

鲜卑人的部族遗风,有几件事可资证明——

第一,             有很长一段年代,鲜卑政权的官员没有实现俸禄制度。没有工资薪水,鲜卑官员怎么养家糊口?怎么有打天下坐天下的动力?好办。鲜卑南下的动力本来就是出自北方大漠的荒寒,掠夺财富和人口本是小菜一碟,家常便饭。在北魏做官,既然朝廷不发薪水,千里为官只为财,做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可以向治下的小民草民屁民们盘剥呀,这是朝廷体制决定的必然的腐败。

第二,             虽然中原王朝,也有做肉酱和吃人的传统,虽然刘邦把彭越剁成肉酱分赐诸侯,但诸侯吃没吃,未见煌煌史册。北魏朝廷大臣们把刺杀先王拓跋圭的人剁成肉酱吃了,史册犹在。(南方汉人的刘宋政权也一样野蛮愚昧,453年,刘骏攻伐刘邵,张超之逃到御床,被将士杀掉,挖心掏肠,将士争着把他的肉一片片割下生吃。)

第三,             虽然长平之战坑杀赵军40万降卒,虽然项羽坑杀秦军20万降卒,但那好歹是西元前的事了;而在西元395年,中国北方的一次北魏与后燕的灭国生死战中,拓跋圭指挥人马在参合陂一战把燕太子慕容宝的人马打得几乎全军覆没。慕容宝出兵时将近十万人马,经过跋涉和内讧后,此战中被俘人马起码四五万,北魏将此战被俘之后燕将士全部活埋。

当然,此处,我也要说,虽然北方各国之间的杀伐,屠城多一些,南方攻伐北方,也有小规模的屠城。459年,刘诞在广陵起兵讨伐荒淫残暴的刘骏,叛乱被刘骏的部队扑灭。所谓宋孝武帝实则是“淫霸屠夫”的刘骏下令:将广陵城的所有居民,无论男女老少,全部杀掉。沈庆之请求:留下身高五尺以下的人不杀,其余男子全部处死,女子全都赏给将士们做妾和婢女,最后还是杀戮3000多人。

北魏鲜卑人本是从长城以北过来的,占据中原后,反而对更北边的游牧民族有鄙视之意,也着力防范,北魏人也开始加紧修长城,以防备柔然(蠕蠕)。

在罗马帝国的历史上,民族迁移运动的方向是自东往西——实际上欧亚大草原自东向西的挤压迁徙着罗马帝国崩溃后也没停止过,匈奴人,蒙古人,土耳其人都在西进;而在古中国的历史上,一波波北方民族,压得中原和江南人民喘不过气来,其迁徙挤压的方向自北而南,其原因无非是地理/气候和经济原因。饥饿与寒冷的逼迫,对温暖和富足生活的渴望,实在是强大的动力。鲜卑人终于挤进来晋人或曰汉人的地域,而柔然又要挤进鲜卑人的地域。

西元4世纪到6世纪,鲜卑人之占据北中国的舞台,实际上一如哥特人成为意大利的主宰一样,意大利名义上还是罗马帝国,实际上早已经是哥特人的王国。

 

凌沧洲写于2009-11-30,幽州。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