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沧洲博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诗人,杂文家。 有《每个字都可疑》《罗马与长安》《征服者帝国》《龙血狼烟》等书流窜于市。被评选为2008,2009华人百名公知之一。谤之者因凌沧洲“言必称希腊罗马”而上尊号“凌罗马”。 顶住狗血淋头,奋笔大书自由。

网易考拉推荐

凌沧洲:隋炀帝的文工团演出季与派对狂欢  

2008-08-31 11:0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沧洲:隋炀帝的文工团演出季与派对狂欢

 

610年正月十五日,东都洛阳沉浸在一片繁华盛世的表象中,朝廷刻意营造的虚假欢乐弥漫大地。在洛阳的端门街,杂技摔跤的艺人,还有其他天下奇特怪异的节目都云集此地,看得出,洛阳歌舞杂耍演出季在正月初一流血事件之后立马就拉开了帷幕。整整一个月,洛阳城的民众耳听锣鼓丝竹喧闹,眼观美伎小丑杂耍,是感官肉欲的盛宴,还是精神的屠戮与强暴,没有人能说得清。

这看戏的芸芸众生其实只不过是皇帝的道具,皇帝为什么要造出如此大的声势呢?

仅仅是为了他那张不足零点几平方的面子,但那却是天朝的面子,天大的面子,天子的面子。为了怕云集在京城中的各蕃族酋长,列国异邦的酋长看轻了自己。

史书记载,杨广先生命令:“于端门街盛陈百戏,戏场周围五千步,执丝竹者万八千人,声闻数十里,自昏达旦。”

也就是说,帝国文工团的操练丝竹乐器者就有万八千人;如果说这个数字有所夸张的话,我相信,演出接力赛从早晨搞到黄昏,从黑夜弄到黎明,是绝对可能的;同时,那样的繁华“盛世”,那样规模的演出,要做到让人们一个月也不厌倦,必定在艺术上有许多创举,当今世界那些“大脑在休息,小脑在反射”的电视娱乐节目主持人,不穿越时空隧道,到大隋帝国东都洛阳的演艺台上取取经,那真是太可惜了。

更绝妙的新闻是:皇帝杨广先生在洛阳歌舞杂耍演出季期间,曾多次便服前去观看。

皇帝的艺术细胞还挺发达?一个会生活、不死板的皇帝?如果不是有那么多暴虐荒淫的举动记录在案的话。

那时也许没有宫廷邸报,否则报道的头版头条也应该是皇帝便服观看歌舞演出的新闻了。

杨广先生微服出宫,在一小群大内警卫的保护下,秘密到场地观看的。看到兴致勃然处,也如同草民百姓一样,高声叫好,或者也哼着戏台上的流行小曲,久久回味不已。

对于以道德和礼仪治国的东方大地来说,杨广先生的这种举动不仅是出格,而且是离经叛道。君王需要的是端肃,是天下的君父,有点艺术爱好无伤大雅,然而轻浮飘忽,乃是为人君的大忌。

西方的罗马帝国暴君尼禄,有一个爱好就是演戏;而东方的亡国之君,也于嬉戏之道甚精。

大凡末世之君,都好大喜功,喜欢搞点这些狂欢派对,愚弄人民的时候也愚弄了自己。

若干年后,诗人白居易写道:

 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南幸江都恣佚游,应将此柳系龙舟。

海内财力此时竭,舟中歌笑何日休。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

萧墙祸生人事变,晏驾不得归秦中。土坟数尺何处葬,吴公台下多悲风。

二百年来汴河路,沙草和烟朝复暮。后王何以鉴前王,请看隋堤亡国树。

 

“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

凌沧洲写于2008年5月31日,大唐帝国边城幽州。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